米宗

专注撒糖,不甜不要钱。

世道艰难,但有些事,还值得去坚持。

凶手可以说谎,幸存者可以说谎,只有尸体最为坦诚。所以陈世锋的罪板上钉钉,刘鑫却还在躲闪。
真要追究起来,她也数不出什么滔天罪,顶多是个有瑕疵的当事人。但是这不意味着她可以被原谅,相反,她才是真正一再触动大多数国人那根“见不得”的弦的人。

就像见不得英雄名将老,见不得国破万民徙,见不得公义脊梁折,见不得忠良热血虚掷,搁今天,就是见不得抄袭者盆满钵盈,见不得深恩厚义遇负心人,见不得冲锋陷阵的挨背后刀,见不得为民请命的因言获罪,见不得寒冬里颠沛,无家可归,还要化一张笑面皮去演歌舞升平的蝼蚁。

我们把恶剖出来,把结痂的伤口再撕开,是希望得到一个“卧槽怎么能这样”的反应,而不是“卧槽还可以这样”,更不是“这样也很合理啦”。我宁可要你的嫌恶与唾弃,也不想要猎奇和惊叹,更不想要你洋洋自得的理性。

因此,我希望你见到那些“见不得”。
也希望你尽量不去成为自己“见不得”的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