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宗

专注撒糖,不甜不要钱。

几乎是用王杰希带微草的方式在处理协会的事项,恨不得所有工作都是“放着我来”,既独裁又辛苦,交接的时候还手忙脚乱,看着他们写的策划案险些气笑。
成长终归需要过程,而我不可避免地长成了他那样的人。
卸任和退役一样惆怅,还让人头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