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宗

专注撒糖,不甜不要钱。

作业|被新世界杀死的“纯粹”科学

“新世界”的诞生并非是伴随着一声嘹亮啼哭的。
相反,那哭声细弱绵长,断断续续,源头几不可闻,或许称作“溪流般的抽泣”要更加形象一些。

而“新世界”的“新”也不是天翻地覆焕然一新,甚至当时身处洪流之中的人也说不清这洪流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改变。
尽管近代早期的学者无数次骄傲宣称自己的工作是“全新的”,并且热衷于诋毁中世纪,我们还是无法就此宣布“新世界”诞生,因为他们的成就仍然奠基于中世纪建立的思想和制度,虽然对旧的道路有所取舍和修改,但充其量不过是站在了旧世界的头顶上。

事实上,从中世纪到近代早期的一系列转变——包括但不限于思想、技术、社会和政治——并不是同时在整个欧洲发生的。

其后的很多年,科...

“该失去便要失去,愿你放低恐惧,
模糊日子糊涂地址再别玩弄玄虚;
该出去便要出去,在这斗室默许,
从前若放下了背包可引退。
该失去便要失去,愿你放低恐惧,
模糊日子糊涂地址卸下了心魔之最,
然后进取;
笑着豁出去,在这斗室默许,
原来早已学会放得低过去。
留住昨日那日去像流水。”

“最不该小瞧我的,是队长你才对。”


那个一向被视为“战队粘合剂”的副队长微抿着唇,周泽楷却在一瞬间看见了他的獠牙。


//王晋康韩松都没有来,这一次的交接工作一塌糊涂,会长当地跟咸鱼一样,又懒又怂。

day4

你是我曾爱过的年少无知,是那无知岁月里不曾熄灭的灯。


day2

在所有的晴天和暴雨里,我最喜欢你。

 我王闭上眼也是联盟之脸(x)

day1

大概是小队长手里的第一版王不留行,稚气尚未蜕尽,但是却足堪大任。


“劳资才是货真价实的叶秋呢哼!!”


明明是霸道总裁却宛如一只望兄石……心疼一秒


“我说沐橙啊,哥能不能不戴这玩意儿?”

“果果你能答应嘛?”

“答应个屁!!叶修你给我把账号卡收起来!一会敢跑信不信……诶你站住!!!!!”


碳棒丢一丢,都是有参考的。


那些符号在离我们远去,而新的一代尚未成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