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宗

专注撒糖,不甜不要钱。

作业|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出版商、小说家和发明家 ——雨果·根斯巴克的“微小贡献”


在2015年的《三体》和2016年的《北京折叠》之后,“雨果奖”一词迅速引发热烈讨论,一度成为媒体的宠儿。鉴于国内相关出版物不足,媒体对此了解甚少,此次铺天盖地的报道中不乏溢美之词,在闹出不少笑话的同时也更加误导了读者,甚至有人想当然地将这一文学类奖项与十九世纪法国文豪维克多·雨果联系起来。
事实上,这一奖项的正式名称为“科幻成就奖”(The Science Fiction Achievement Award),出于对“科幻杂志之父”雨果·根斯巴克的纪念而又被称为“雨果奖”。

雨果·根斯巴克其人对于国内非科幻爱好者而言或许较为陌生,却又着实是一位在多个...

情敌Ծ‸Ծ

顺便继续表白王杰希(⁄ ⁄•⁄ω⁄•⁄ ⁄)

作业|没有一种冷接触可以摆脱恐怖

相比起科幻,索拉里斯更像是恐怖——事实上,科幻和恐怖从来不绝缘。至少我们谈接触未知,或者说“认知疏离”,便是在讲一种直面未知的恐惧,一种起源性的与生俱来的恐惧。

《降临》已经是一种典型又大胆的冷接触了,与远道而来的“访客”和平交换信息,即使是晦涩且需要代价的;《太空奥德赛》更偏向于史诗级出走——出走蒙昧,出走混沌,出走已知的物理规律。

如果说特德姜创造了“七肢桶”这样的四维地外生物,库布里克创造了一系列已经实现或被证实能够实现的新事物,同时给出了最远方的一种解答。

塔可夫斯基什么也没创造,他的索拉里斯星看起来和地球别无二致,基地像是冷战时期的大型实验室,飞船的设计甚至延续了梅里爱的《月球...

作业|被新世界杀死的“纯粹”科学

“新世界”的诞生并非是伴随着一声嘹亮啼哭的。
相反,那哭声细弱绵长,断断续续,源头几不可闻,或许称作“溪流般的抽泣”要更加形象一些。

而“新世界”的“新”也不是天翻地覆焕然一新,甚至当时身处洪流之中的人也说不清这洪流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改变。
尽管近代早期的学者无数次骄傲宣称自己的工作是“全新的”,并且热衷于诋毁中世纪,我们还是无法就此宣布“新世界”诞生,因为他们的成就仍然奠基于中世纪建立的思想和制度,虽然对旧的道路有所取舍和修改,但充其量不过是站在了旧世界的头顶上。

事实上,从中世纪到近代早期的一系列转变——包括但不限于思想、技术、社会和政治——并不是同时在整个欧洲发生的。

其后的很多年,科...

“该失去便要失去,愿你放低恐惧,
模糊日子糊涂地址再别玩弄玄虚;
该出去便要出去,在这斗室默许,
从前若放下了背包可引退。
该失去便要失去,愿你放低恐惧,
模糊日子糊涂地址卸下了心魔之最,
然后进取;
笑着豁出去,在这斗室默许,
原来早已学会放得低过去。
留住昨日那日去像流水。”

“最不该小瞧我的,是队长你才对。”


那个一向被视为“战队粘合剂”的副队长微抿着唇,周泽楷却在一瞬间看见了他的獠牙。


//王晋康韩松都没有来,这一次的交接工作一塌糊涂,会长当地跟咸鱼一样,又懒又怂。

day4

你是我曾爱过的年少无知,是那无知岁月里不曾熄灭的灯。


day2

在所有的晴天和暴雨里,我最喜欢你。

 我王闭上眼也是联盟之脸(x)

day1

大概是小队长手里的第一版王不留行,稚气尚未蜕尽,但是却足堪大任。